• 最新消息:
当前位置:主页 > 彩乐乐 > 娱乐资讯 >
就考虑创作新词儿_娱乐稿怎么写
发布时间:2018-10-27  阅读量: 编辑:本站

  苗阜:我就不离开陕西,非得在北京干嘛,各干各的事、各有各的道。当年侯宝林先生说过一句话:精英扎堆儿的地方,不一定能出来好的精英。师胜杰先生也劝过我,他说:“我一辈子在哈尔滨,没到北京,一样名满天下。”

  苗阜:时间是第一道限制,有些段子就得要二十分钟、半个小时才能演完,包袱是要铺垫才能抖的,才能有那种值得回味的东西。上春晚就得浓缩,包袱密集。

  苗阜:相声讲究“说学逗唱”还有“讲”,以“说”为主、“学”为辅,学别的行业的一些技能,但这次上春晚的相声应该算“讲”,讲述的东西比较多。

  苗阜:兵马俑、钟楼、大雁塔这些举世皆知的东西我不会去说,跟风没意思。我干嘛不去说说刘海庙呢?大家都知道湖南花鼓戏《刘海砍樵》,但不知道故事发生在陕西。还有大秦寺、化羊峪、草堂寺外界关注度没有那么高的本土古迹和历史故事,是我想介绍给大家的。最近《武媚娘传奇》火了感业寺,其实和武则天有莫大关联的还有西安东门外的罔极寺。八仙庵为什么很有名?传说吕洞宾在那里羽化。现在西安繁华的南门人来人往的湘子庙,传说是韩湘子羽化的地方。我创作相声,很认同卡夫卡的一句名言:越是虚构的故事,细节处越要真实。我说的是相声,要的是文化。家乡的文化够我吃一辈子了。但也不可能一上来就弘扬主旋律,首先要有人听,有人喜欢我们才行。

  华商报:目前已经曝光你们这次上春晚的相声聚焦反腐题材,相声名字叫《座右铭》,而且有“人总得有点信仰”此类金句,属实吗?

  苗阜:三部相声剧在西安开演,按老传统方法演,让大家看看传统相声剧到底是怎么回事。还有惠民演出,我和王声现在姑且还算个腕儿吧,每场亲自去。哎,就那句话,仰望星空时间长了脖子疼,脚踏实地咱踏实。

  华商报:与地方台上说拿手段子不同,你和王声这次上央视春晚的作品算是“定制”了。尺度是怎么把握的?

  苗阜:第一,过年嘛,要喜庆,逗观众乐是第一要务。第二,很多东西不能提。第三,今年所有的网络包袱不让用。

  苗阜:是有这要求,说实话,我个人本身也不太爱用网络语言。我们今年写剧本,开始有一些网络语,到最后整稿的时候全部撤掉了。对于这一点,我们不评判对错,就执行呗,压根不往网络语言这方面考虑,就考虑创作新词儿。

  华商报报道 涉及反腐的陕派相声,将占据央视春晚黄金时段,创作素材来源于陕西省纪委,华商报记者独家专访相声演员苗阜。

  苗阜:所有本子一直要改到录备播带为止。当然终审过后改动不会太大了,导演组提些建议,但不会像之前那么严格了。而且一直大改的话,活儿不瓷实怎么办?

  苗阜:这是我们的富贵大劫吧,守好自己的底线,守不好我就掉进去了。的确越来越多,但我不会进娱乐圈,进去我也是凤尾。有人说你不是还拍电影吗?那也是宣传陕西文化,我太喜欢周至这个地方了,赵公明、楼观台、千年老县城。拍电影我冒风险不小,赔了的话这几年可能白干了,后半辈子也全还去。但是人别怕冒险,还是要坚持做忠于内心的事,但求落幕无悔。当然我的主场是相声,一辈子的追求。

  苗阜:那是园子里压了上百场的东西,跟这次没法比。这次是现写的,也不给压活儿的时间。《满腹经纶》最大的优点是人物有性格,一上来就很分明,没有垫话儿,我是不学无术还老想显摆的那个角色,这种人当今社会也不少,观众看了有共鸣。原名叫《歪批山海经》嘛,所谓的原版最早是2013年9月在西安易俗大剧院演的。

  苗阜:打心里说,上春晚压力很大,挺受“罪”。陕西的相声从没登上过央视春晚的舞台,陕西老百姓这么捧我们,省上领导也重视,我得给陕西争口气。

  苗阜:五个不同版本,七十多稿吧。很多喜剧演员会经历辛苦创作结果却没能走到晚会播出的状态。而且语言类节目和歌舞类节目完全不一样,一首歌火了,一支舞火了,观众还会听了又听,看了又看。语言类节目绝对属于“见光死”,大家都熟悉了,不可能再被同样的包袱逗乐。像《满腹经纶》我们就不会再在晚会上说了。

  苗阜:聊过。过去相声都是引导观众的,那时候没网络,包括“马大哈”这样的词儿都是从相声里出来的。近几年有人提出相声为什么频繁用网络流行语,我觉得可以反过来想,互联网时代,大家在网上推出来的段子怎么就不能用在相声里进行再创作?原文照搬当然不可取。


本文由:本站 原创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